幻灯四
幻灯三
幻灯二
幻灯一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亚星官网 > 效能监督 >
韩先楚不惜越级上报打海南,金一南:万幸有这

1949年10月24日,金门战役的失利,在全军乃至全国都引起震动。使即将参加解放海南战役的战士们心里产生了疑虑,“今天咱吃鱼,明天鱼吃咱”、“革命到底就是革到海底”、“打了这么多年仗,到头来要喂乌龟王八了”等牢骚怪话在部分官兵中间开始流传。

中共中央也对缺少海空军支援的解放军渡海登岛作战的能力产生了担忧,毛泽东专门发电报,嘱咐准备发动海南战役的四野:慎重从事,充分准备,以免重蹈金门覆辙。12月18日, 毛泽东又致电四野司令员林彪:“渡海作战,完全与过去我军所有作战的经验不相同”,“三野叶飞兵团,……以三个半团九千人进攻金门岛上之敌三万人,无援无粮,被敌围攻, 全军覆灭。你们必须研究这一教训。”原定1950年1月发动的海南战役也一再推迟。

然而,当时中国周边特别是朝鲜的局势已经骤然紧张。1947年,美军动用85万人,拓宽汉城至釜山、仁川以及横断三八线的战备公路,扩充以金浦机场为中心的飞行基地群。花巨资改建浦项、仁川、丽水等港口,在木浦、墨湖兴建海军基地,沿三八线构筑了几百公里的战壕和交通壕。亚洲太上皇麦克阿瑟找了一个长期流亡美国的傀儡李承晚,于1948年7月12日强行成立了“大韩民国”,并在美国人支持下疯狂扩军。规定17岁的少年至60岁的老头都在征兵范围内,到1950年6月,扩充建立了15万人的国防军,其中陆军8个师9万余人。

北朝鲜金日成也于1948年8月成立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朝鲜正式分裂为两个国家。为了应对南朝鲜的扩军,北朝鲜也开始进行军事动员,到朝鲜战争爆发前,也已拥有20万左右的兵力,其中陆军14万人。

进入1950年,双方的火药味已十分浓厚。李承晚政府扬言:“南北统一必须用战争解决”,四处叫嚣:“挥军北上”、“灭共统一”。北朝鲜也毫不相让,一边提出和平谈判,一边大喊“南下打到釜山去”。双方在三八线附近聚集了近10万军队,小规模擦枪走火越来越频繁,越来越激烈,一个月时间内就发生军事冲突37起,朝鲜这个火药桶随时可能爆发。

骄横狂妄的麦克阿瑟自美国总统罗斯福死后更加无所忌惮,他对现任总统杜鲁门根本就不鸟。在日本东京的他此时你说“上帝是老大,麦克阿瑟是老二”他都会很愤怒,因为他认为这个次序应该颠倒过来。1949年4月,他在东京秘密接见被英国人誉为“东方隆美尔”的孙立人,暗示这个同为西点军校优等生的同学取代蒋介石,带领台湾等大陆周边岛屿独立。他说:

“台湾落在一个敌对国家的手中,就好比一艘位置理想、可以实施进攻战略的不沉的航空母舰和潜艇支援舰。与此同时,还可以挫败冲绳和菲律宾友军的防御或反攻行动……”,“大陆即将失陷,国民政府势必垮台,但美国不能让台湾这艘不沉的航母被夺去,所以有意请孙将军负起保卫台湾的责任。美国将全力支持,要钱给钱,要枪给枪……”

抗日名将孙立人当然不会同意,婉拒了麦的要求,但麦克阿瑟妄图分裂中国的野心已昭然若揭。

与此同时,1949年5月,北朝鲜的密使在北京香山双清别墅秘密拜访了毛泽东主席。密使向毛主席报告了朝鲜当前紧张的局势,并通报了金日成两次向斯大林寻求援手,帮助解决北朝鲜安全问题。斯大林始终不松口,只表示可以提供必要的军事援助,而且是北朝鲜用黄金和白银等硬通货购买。外强中干的斯大林并不想招惹正如日中天的美国人。北朝鲜没有办法,只好到中国来寻找依靠。毛泽东毅然表示:“中国和苏联站在你们一边,一旦情况需要,中国会派军队和你们一起并肩作战。”

而此时国内的解放战争也接近尾声。广州解放后,国民党军余汉谋集团残部由广东溃逃到海南岛,连同岛上原有的64军等部,整编为5个军19个师,总兵力约10万人;另有海军1个舰队、1个陆战团,舰艇50余艘;空军4个大队,飞机约45架。由海南防卫总司令薛岳(字伯陵)指挥,组成所谓的“环岛立体防御”,薛岳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为“伯陵防线”,企图阻止人民解放军渡海登岛。

解放海南岛早已提上解放军的作战日程。由四野第40、43军和炮兵第1、9、28团及部分工兵部队共10万余人,组成登岛作战兵团。由广东军区司令员兼政委叶剑英统一领导,第15兵团司令员邓华、政委赖传珠具体组织指挥,韩先楚的第40军担任主攻,完成解放海南岛的重任。

但金门战役后,我军首长看到了渡海登岛作战的艰难,前敌指挥邓华有些犹豫,希望准备的再充分一些,战役实施计划一再推迟。

现在我们回过头来看,当时发起海南战役虽然仍有一些风险,但条件其实已经成熟。相比于金门,解放海南有以下几个有利条件:

1.海南岛又称琼崖,为中国第二大岛,面积3.4万多平方公里。东西长约80公里,南北平均宽为29.5公里,与大陆北隔琼州海峡,宽11~27海里,低潮时仅有8海里。防御面积广,战役腾挪空间大,可登陆的地点选择多。

2.国民党虽然号称有10万兵力,但基本都是被解放军打残的部队,士气低落,军心不稳。加上要防御这么宽广的正面,兵力分散,机动不足。最后薛岳也就只有不满编的1个军作为机动兵力。

3.岛上有我党领导的琼崖纵队,在上面已经坚持斗争了23年,建立了以五指山为中心的根据地,人数约有2.5万人。熟悉当地地理,群众基础雄厚,可做很好的内应。

4.我军从金门战役深刻吸取了教训,不再轻敌冒进,战前进行了有针对性的训练和准备。而且在1950年3月,我军先后分四次,在琼崖纵队的帮助下,利用夜暗、北风的有利条件和敌人海岸线兵力分散的弱点,偷渡过去1个加强团和1个加强营约8000余人,大大增强了岛上我军的接应力量。

看到邓华的犹豫,从红军开始就随着我党征战,从基层一步步成长,历经战士、班长、排长、连长……一直到军长、兵团副司令,被敌人誉为“旋风将军”的韩先楚心里很着急。他认为:

作战时间推迟数月,延长了战备时间,会使部队松懈。改装机帆船难度很大,需时更长、也不现实,应立足于现有木帆船渡海作战。通过当地熟悉海情的老渔民可知,在谷雨(4月20日)前一段时间,常有北风或东北风,帆船可顺风顺浪,一夜抵达对岸。过了谷雨,南渡便是逆风了,就还要再等半年到一年时间。

凭着军人多年的直觉,韩先楚觉得这样拖延下去,恐夜长梦多,后事难料。

1950年3月20日,韩先楚致电15兵团及四野司令部,主动请战:

“大规模登陆作战,在有力的内应条件下,我两军就在风向季节(旧历二月底三月初清明前)各以主力由正面并肩作战,估计无大问题……”

然而,电报迟迟没有回音。3月31日,韩先楚又以40军党委名义致电15兵团:

“大规模渡海作战条件已经成熟。”

仍然没有结果。眼看谷雨节气就要到了,韩先楚心急如焚,夜不能寐。4月6日晚,韩先楚亲自口述,并让40军作战科长尹灿贞记录,拟了一份韩先楚独自署名的长电文,越级发给中央军委,请求立即发起海南岛战役,并立下“军令状”:

“如果43军未准备好,我愿率40军主力渡海作战。”

他已下定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就是用自己的1个军,也要拼死拿下海南岛!在韩先楚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电报,不惜犯颜苦谏,甚至违反军规,越级向军委直接打报告的情况下。党中央毛主席终于被打动,拍板表示同意,四野司令林彪当即批示“按先楚同志意见办!”与此同时,邓华司令员也接受了尽快发起海南岛战役的建议。4月10日,中央军委下达大举强渡作战命令,告知15兵团立即实施。参与决策的罗荣桓后来对陈云说:“海南战役……在战役指挥上韩先楚同志起了主导作用。”

《第四野战军战史》这样记载海南战役的开始:

“4月15日,15兵团司令员邓华下达强渡琼州海峡、大举登岛作战的命令。4月16日19时30分,12兵团副司令员兼40军军长韩先楚、第一副军长解方(12兵团参谋长),率领该军6个团,乘300多条双桅篷木船,从雷州半岛南端准时启渡。43军副军长龙书金率该军2个团81条帆船也同时起航。”

当日在韩先楚奋不顾身、身先士卒的指挥下,部队仅用三个多小时就全部登陆完毕,国民党名将薛岳苦心经营了几个月的“立体防线”瞬间告破。1950年5月1日,海南全岛解放。我军以伤亡4500余人为代价,歼灭国民党军3.3万余人,创造了以木帆船为主,配以部分机帆船进行大规模渡海登陆作战的经典战例。

随后,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6月27日美国第七舰队驶入台湾海峡。若将解放海南作战时间继续推迟,美海军到时候很可能也会同样切断琼州海峡,那么海南岛就成为第二个“台湾”,其后果现在我们想想都后怕。

虽然大家可能对韩先楚将军已经了解的很多,但在这里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再简单介绍一下这位共和国的功臣。

韩先楚1913年生于湖北红安,1933年,参加了红25军,历任战士、班长、排长、连长、营长。长征期间,韩先楚多次担任开路先锋,曾率部救下“开国大将”徐海东。因作战总冲锋在前,以致负伤使左臂、左肩落下永久残疾。

到达陕北后任徐海东领导的红15军团75师224团团长。1936年春,在没有上级命令的情况下,韩先楚率部在双池镇附近打了一个漂亮的胜仗,以能抓住战机升任红78师副师长,一个月后即担任红78师师长。

1937年8月,红军改编为八路军,韩先楚担任115师344旅688团副团长,参加了平型关战斗。不久,调任八路军689团团长。1939年,韩先楚升任八路军115师344旅副旅长、代旅长,1940年4月,韩先楚赴任新3旅旅长兼冀鲁豫第3军分区司令,开始在抗日战争中独当一面。

解放战争时,韩先楚跟随林彪开赴东北,开始担任东北民主联军第4纵队副司令。1946年5月,他指挥3个师取得鞍海战役胜利,全歼鞍山守敌,并迫使海城守敌第184师起义,开创了东北国民党军整师起义的先例。毛主席专门发电表扬了他。

1948年3月,升任司令的韩先楚率3纵作为主攻部队攻克四平。随后,参加了辽沈战役。由于其率领的部队在东北战场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被国民党军称为“旋风部队”。这个称谓始于国民党军东北保安司令长官杜聿明在离开东北时情不自禁的一句话:“在这里,最难对付的是韩先楚的‘旋风部队’。”

1948年12月,三纵改编为第40军,韩先楚任军长。其后他率40军南下,参加了衡宝战役和两广战役,参与消灭了白崇禧集团。两广战役胜利结束后,就是我们上面说的解放海南岛了,创造了利用木帆船渡海作战成功的战争史上的奇迹。

1950年10月,韩先楚又踏上了抗美援朝的前线,先后担任第13兵团副司令、第19兵团司令、中国人民志愿军副司令等职,在朝鲜战场上做出了卓越贡献。

1955年,韩先楚被授予开国上将军衔。在国内先后担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福州军区司令员、兰州军区司令员。有意思的是,这里面他的每一次调任都是毛主席亲自点将,每一次他都摇头表示不想去,让毛主席煞费苦心,看着就是个愣头将军,但毛主席依然很喜欢他。

1986年10月3日,韩先楚病逝于北京,享年73岁。

回顾这位开国上将的一生,你会发现,韩先楚跟其他开国将帅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一力促成了提前解放海南岛,这场战役只有后世的我们才能真正明白它的不同凡响和重要价值。

著名军事学者金一南将军曾这样评价他:“我们过去说过,万幸有毛泽东这样的领袖。今天还要加一句:万幸有韩先楚这样的战将。”